庸妃不自扰_第十八章 掌控中的瓮中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 掌控中的瓮中鳖 (第1/3页)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少了人群嬉闹的街道平静与祥和,一男子穿梭于小巷当中,嘴角笑意却有些蹑手蹑脚的小心翼翼,环顾四周后发现并无可疑之人,心中似是落了定,越发的挺直了腰杆,大摇大摆的从一院落大门而入,宅院虽小,但却精致,让人不得不联想到金屋藏娇一说。

  但此屋藏的并不是什么娇,而是一唇红齿白,拥有着阴柔之貌美的男子。

  方才本可以证据确凿的将人当场解决了就是,非要一路相随,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沧枫圆目怒瞪,方才在幽月宫的所见所景,差点让他一气之下冲上去掐断那两个不知羞耻的男女,偏偏被身边的人强行制止了。

  不但没有恼怒之情,反而十分悠闲的尾随着暗度陈仓完的男人到了这里,沧枫望着身边一身黑色行衣的俊美男子,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道:“师兄,直接将他了结了就是,何苦一路跟着他到这里,多看几眼都让我觉着恶心!”

  这声师兄曾几何时让沧枫原是十分委屈的,想当初他跟非冥两人可是在君夜尘之前拜在了禄子逸的门下,君夜尘应喊他们一声师兄,奈何他仗着年长了他跟非冥几个月,又是如今这身份,非冥说外人不在时,皇上这称呼可省了去,但总喊着当今君王为师弟,也确实大逆不道了些,二人十分认真的深思熟虑了一番后,相互安慰着十分不情愿的改了口,还记得当初那第一声师兄,可是让君夜尘狠狠的开心了一把。

  “急些什么。”君夜尘一脸的无所谓:“今日月色这般好,出来走走看看景儿岂不是舒心,朕也顺道儿看看朕的妃子将她的小情郎安置在何处,这番辛劳,可别委屈了。”

  似是在说着别人家的糗事一般淡然自若。

  沧枫撇了撇嘴,他们对君夜尘可是了解得很,此番这些话道来,怕是里面那位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见君夜尘一个轻点,即入了院中,沧枫连忙跟随着上去,院中无一个守卫,二人畅行无阻的到了一亮着光的寝间,二人将退在了脖子上的黑色面巾提了提,沧枫一个脚力,嘭的一声将门踢开,兴许是攒了一些方才的怒气,其中一扇扯着门愣晃了几晃,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房内一男子正脱了外衫准备歇息,突如其来的这一身炸响将他吓个半死,一回头,身后便是两个黑衣黑巾的男子,一个手中空无一物,双手负后,只能见得露出的两只看不出喜怒哀乐的眼眸,而另一个显然是来势汹汹的表情。

  “你们!你们是何人,三更半夜竟敢闯入私人住处!”男子面上惊恐,嘴上却是硬得很。

  君夜尘大步迈过,优雅的坐至桌旁的圆凳上,单手支撑,眼光上上下下的扫过皮肤甚好的男子,淡淡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