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妃不自扰_第十六章 昌和殿内见君王(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昌和殿内见君王(二) (第1/3页)

  倘若换做其她任何一女子,与一国之君上演了这样一个暧昧无比的姿势,怕是恨不得烧香拜佛谢天谢地了一番罢,只是到了顔溪这里,所有的美好情境却是荡然无存,脑海中不由得就浮现出君夜尘与其她女子日日同床交颈的场面,虽未亲眼见着,但还是控制不住的就那么遐想出来了,后果便是十分悲催的觉着有些恶心了。

  是的,顔溪恶心了,其它的一切都能很快的适应,唯有一夫多妻制这条,她暂时仍有些接受不了,忽而意识到,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一件美事。

  “皇上可否先放了臣妾说话。”猫对老鼠最喜欢玩的就是捉弄,作为老鼠越是挣扎,那整日偷腥的猫恐怕越是有趣得很,顔溪心知肚明,索性仍由他锢着也不挣扎,只是装作不经意的避开了要凑近的一双好看的唇。

  她的反感尽管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落在了君夜尘的眼里,这份反感和拒绝,怕是君夜尘从未见到过的,与之前逆来顺受说一不二的姿态想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难不成真是生了场大病后什么都顾不得了君夜尘也不恼怒,竟依照她的要求放开了她,顔溪立刻从他身上动作笨拙的爬起来,整了整因拉扯有些褶皱的衣裙,一番插曲后差点让她之前备好的说词忘了个干净,心中懊恼不已。

  君夜尘不再看她,转而走至檀木圆桌前,也不招了宫人,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小口后,将茶几放下,这才开了尊口,“唬了非冥非得来见朕,怎么倒一句话不说了方才不还嚷着要说话的吗”

  顔溪干巴巴的站着,眼巴巴的看着他行云流水的一系列动作正发急着,忽听到他这么一说,立马觉着找到了机会,于是道:“皇上可还记得曾许诺过臣妾一个要求”

  “恩在何处”

  “锦云宫。”明知故问。

  “何时”

  “臣妾受板刑那日。”

  “可有人证明”

  “有,臣妾的奴婢离雪。”

  “哦。”

  哦兜兜转转到现在,就一句哦顔溪险先气急,又听道对方一声:“竟然还有人证明,朕还想着若无人证明的话,便不作数了。”

  可真够顔溪攥紧了帕子。

  突然堪堪的望着她,一脸疑问道:“你方才说那离雪,若朕杀了她,不就没人可证明了吗”

  “君夜尘!”一声暴怒将正在门外恪尽职守顺便蹲了些墙根的非冥吓了一跳,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的赶紧退了远些,心中暗暗替顔溪默哀了一把,虎口拔毛之事这位娘娘是做得越来越顺手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偏离了顔溪的计划,被君夜尘的那一句杀了她吓得心惊胆战,一时间胆从惊中起,压抑的怒气就那么一瞬再忍不住爆发了。

  “她们是奴婢不错,但那也是活生生的人命,她们并没有犯什么错,你凭什么想杀就杀!”

  “就凭朕是一国之君。”君夜尘邪魅的一笑,好像丝毫不介意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