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妃不自扰_第十五章 昌和殿内见君王(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昌和殿内见君王(一) (第1/3页)

  顔溪整夜都在惶惶不安中,一闭眼就好似离月那丫头又回到了自己的跟前,笑着,闹着,叽叽喳喳着,猝然睁眼方知道只是场梦罢了,屋内有些昏暗,平日里都是那丫头在她就寝之前将烛火拨得旺旺的,生怕她半夜醒来见着黑了会担惊受怕,只恨到最后千算万算,总算不过命中注定般香消玉殒。

  实在入不了眠,索性披了衣裳坐起,发现离雪正趴在床沿儿睡着,虽说外面气温并不十分低,但更深露重就在这地上坐着难免会寒气入体,顔溪赶紧将她唤醒,责怪道:“不是让你回屋睡觉吗怎的还在这里”

  离雪揉了揉浮肿的双眼:“我怕娘娘一个人晚上醒来害怕,索性就在这边睡了,娘娘怎么醒来了,是不是因为光线黑了,奴婢这就去调亮些。”

  顔溪止住了她的动作,也不忍再提及能让她轻易落了泪的名字,便只好随意的找了个借口:“倒也不是因为黑,只是突然就这么醒了,醒来也好,我可以想想明日见到皇上要说些什么。“

  “娘娘。”忍住酸楚,仿佛做了偌大的决定:“我想离月若是知道,肯定跟奴婢的想法一样,也不想娘娘将此事闹大,若闹大了,奴婢怕那些歹人会对娘娘不利,奴婢没什么能耐,奴婢就怕怕到时候护不了娘娘,让娘娘万一有个闪失,奴婢就是万死也弥补不了的。”

  顔溪岂不会明白她的意思,想着她必是做了一番深思熟虑和矛盾牵扯之后才会说出这些话,年纪尚小,就要面对这些常人都不定遇到的打击,实在可怜了些。

  离雪这番挣扎,顔溪心里暖着,但并没有放弃面见皇上的机会,待卯时,顔溪便结束长久的等候,直接去了昌和殿。

  “给宣德王请安。”远远的瞧见君修凌从昌和殿的方向走过来,身后跟着一脸冷色的承华,顔溪见过他们三次,总见着这一主一仆一个脸色冷淡,一个平静如水,从未有过变化,但瞧着总比瞧了宫里那位的神色好了许多,总是避不开了,顔溪迎了上去,给君修凌行了个礼。

  君修凌虚扶了她一把,忍不住旧事重提:“今日见到本王怎的就敢直面了,记得上次溪妃娘娘可还是扮着打扫的宫女。”

  心有歉意,解释道:“让王爷见笑了,妾身生来不沾宫中是非,所以才一时撒了谎,还望王爷见谅。”

  “既然如此,今日为何到这昌和殿来”

  顔溪一愣,抬头撞见那双黑墨般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