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妃不自扰_第十二章 口不择言遭窥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口不择言遭窥听 (第1/3页)

  影随风动,光影斑斓,交织成跳动的情境印在窗户上,顔溪盯着久了,便觉着索然无味了,小程子不方便进来照料,离雪便寸步不离的在她身边看着,见伤口上的药褪干了,便想着用热帕子捂上一捂,再上点药,指不定好得快些。

  顔溪趴着脖颈发酸了,便将头换了个方向,离雪边轻轻的擦拭着伤口边道:“娘娘可还痛得厉害,方才我过去看离月时,她说伤口并不感到疼痛了,而且红肿消了很多,看来皇上送来的膏药却是比晴妃娘娘的药还要好些,不如娘娘也用上一些。”

  “不用!”顔溪下巴顶着手背,一口回绝:“顶多再多疼一会儿,晴妃娘娘的药不也是很有效果吗”

  “皇”一人站在了屏风处,惊得离雪手中的帕子差点掉落,慌张中要呼声行礼,却被对方的手势给硬生生的止住了,来人摆了摆手,离雪自觉的退至了一边,张口想提醒却又不敢,只好祈祷着自己的娘娘赶快发觉。

  只可惜顔溪完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当中,浑然不知屋内多了一人,自顾自的畅所欲言:“黄什么黄,我告诉你离雪,你也去告诉小程子他们,以后在我面前不要提黄这个字,但凡跟这个字读着差不多的,都不许提!你可别忘了,你娘娘我是被谁打成这样的!哎哟,离雪,赶紧再给本宫上些药,又觉着伤口疼了。”

  离雪要上前又被挡了回来,只好又是着急的默默的退了回去,心想着,娘娘啊,您可别再说了啊。

  来人望了一眼案几上的药膏后,便从腰间取出一瓶跟先前非冥送过来的一模一样的盒子,将沾着药膏的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按压在了顔溪的伤口上,顔溪低呼:“轻点,轻点,离雪你这是要造反啊,痛死我了!”

  来人的手顿了顿,不明白他已很轻了,怎的还如此痛,想了想,还是再次的放轻了手部的力量。

  顔溪哼了哼,才觉得舒服了些,随着指尖的轻柔,又回到了刚刚的愤慨当中:“离雪啊,今日当着那些人的面挨了板子,你娘娘我的一世英名算是毁得透透的了,这要没有个长久的时日,娘娘我怕是恢复不过来了,你让小程子将大门关紧,对外就说娘娘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不方便见人。若是若是那人来了也不成,我一定要他赔礼道歉才解气,哪有这样没心没肺铁石心肠的人的!对了,你去看看离月那丫头伤势怎么样了,等我将伤养好了,一定找了那人算账,下手那般狠,打离月的那个叫什么来着的”

  “非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