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妃不自扰_第十章 永康宫板子上身(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永康宫板子上身(二) (第1/3页)

  顔溪迟迟不起身,非冥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静静的候着。顔溪心中苦笑,她可不是怕了这板子,而是叹了口气,向着非冥道:“本宫跪得久了,两腿似是没了知觉,还得麻烦你将我拉上一把。”

  非冥迟疑,挣扎间身边已多了一人,见到来人非冥松了一口气,顔溪见到他,只在心里又将他骂了个遍,脸上却无任何的表情。

  君夜尘伸手捏住了她的胳膊,稍稍的一用力便将她提了上来,刚一松手,顔溪的眼前一阵发黑,两腿直打晃,就这么晃着晃着又一头栽了下去,幸好君夜尘眼疾手快,又将她适时的接住,方才免了她又要出糗的尴尬。

  一旁的尚兰柔死死地盯着,恨不得在他们中间盯出一个莫大的窟窿来。

  脸触结实的胸膛,龙涎香鼻尖缠绕,顔溪毫无心思享受这俊男温香的待遇,觉着眼前也明亮了,抵着他胸前的力量,将自己推离开来,临走之时还不忘感谢隆恩:“臣妾谢皇上体恤,这就去领了板子。”

  说完,再不想看任何人,断然离去,千冥拉着离月默默的跟在后面。

  途经门外的离雪,见她着急万分恨不得冲进去的模样,又是心中一暖,嘱咐道:“我从未对你下过什么指令,但今日,本宫以溪妃娘娘的名义命令你,等会不论发生任何状况,都不许干扰哭闹,凡事等回宫了再说,可听见了。”

  离雪望着已哭得不像样的离月,心中十分不安,但瞧见娘娘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于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非冥瞧着,也不催促,只等着她们将话结束后,方才随着顔溪的脚步缓缓的向早已摆放好的两张凳子旁,非冥将离月放到了凳子上,顔溪自觉地朝着另一张凳子绕了过去,凳旁站着一个跟非冥差不多年岁的少年,大概就是沧枫了,跟她这个要挨上板子的人想比,倒显得有些局促了。

  觉着有些奇怪,这妃子跟奴婢同时用刑,至少这周遭也该有些看笑话的宫女太监什么的活跃一下气氛,但除了他们四个,竟再无他人,但管不了那么多了,只盼着这十下早早的结束,或者半途晕过去最好,省得自己一个忍受不住哭出来。

  顔溪冲着沧枫笑乐笑,便自觉地趴了下去,沧枫犹犹豫豫着始终下不去手,满脸苦相的眼瞅着非冥,传达着内心的不满,非冥看也不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