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妃不自扰_第一章 魂归何处不自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魂归何处不自知 (第1/3页)

  细木骨架包以如雪的丝绸,绸身描绘的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栩栩如生,精致的笼罩内烛光微闪,虽然蜡炬成灰的无私奉献着自己的身躯,但仍满足不了趴在紫檀木案几上百无聊赖的女人,柔软乌丝在肩背上闲散的垂落,一身素色的衣裙外,披着一件淡蓝色的披风,眼看就要从肩头滑落,身边的丫鬟离雪眼疾手快的轻轻按住,往女人身上拢了拢,低声道:“娘娘,都快二更天了,早点歇息吧。”

  说完便转身走到床边摆放烛火的位置,将里面的烛火拨弄了一番,便回过头等待着主子的回复。自从主子上次生了一场大病以后,好不容易醒过来以后性情好像变了很多,特别的忘事不说,还很怕黑,每晚都必须点着灯睡觉。

  纤细的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算算日子,来到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时代,截止到今晚为止,正好是二十又八天,看起来日子并不算长,但对于一个已经习惯了水晶灯下电脑手机,外加wifi的正直青春的女子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是的,她就是那个不幸的穿越者,二十多天前,因为一场无妄之灾,一缕幽魂晃晃悠悠的飘到了这个妃位高不算高,低又不是很低,受宠程度从这二十来天门可罗雀的景观上即可以看得出的嫔妃身上,并有了现在新的名字,顔溪,溪妃。将历史老师曾讲过的知识,但凡她记得的都翻了个遍,才发现这是个不曾在教科书上出现的年代-夜澜国。

  哎,夜未央,微澜裳,琼楼玉宇万凰栖,可惜宿命不由己啊。

  身边服侍的仅有两个小丫头和一个太监,更多的时间基本上跟这两个丫头待在一起,两人生的眉清目秀又规规矩矩的的,倒让她有些喜欢。丫鬟年龄尚小,不过是十三四的年纪,所以借口大病的理由,倒也很好糊弄,从他们口中得知,她的父亲叫颜文远,地方知府,本是五品阶级,前阵子因为在惩戒贪官污吏中屡建奇功,深受褒奖,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也就跟着一起沾了光,一跃成了嫔妃。

  从她来到这个鬼地方到现在,看样子这个沾光好像就走了个封嫔妃的形式而已,她那个现任的夫君,迄今为止从未露面,只是隔三差五从小丫头口中零零散散的听说而已,今日去了哪宫,明日又去了哪宫,靠着这些实在让她觉得无趣的小道消息东家长西家短的打发着过日子。

  如果可以,她很想离开这个地方,只是四面高墙耸立,把守重重,一个后宫妃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